澎湃辛闻

上一页 下一页
方志大名 政务
河北大名县方志办官方澎湃辛闻号
政务指数:805.0
关注

热澎湃辛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11

哦,我觉得这个说法似是而非。此奖先后颁给过两位华人作家,第一位确实比较偏,他叫高行健。上世纪80年代我刚开始文学创作时,高行健在国内还比较红,他那时写戏剧。后来音信杳无,原来他变成了法国人,2000年他以“法国作家”的身份获奖。国内有很多人捧他,说他下不得地。我通过朋友弄到他在台湾出版的《灵山》《一个人的圣经》,只觉得这两个书名很好,他的小说水准则一般。或许他的画比他的小说更好。第二位就是众所周知的莫言了,我上面说过,莫言在获奖之前并非“非著名”作家,他的《丰乳肥臀》《檀香刑》和《红高粱》系列都卖得很好。不过,有件事还是要提一提,莫言的名气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导演张艺谋,他1987年将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那是一部绝对要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莫言想不“著名”都不行了。
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盯上过中国的现代作家胡适、鲁迅、林语堂、沈从文,你不能说他们都“非著名”吧。至于国外的获奖者,有的非常有名,像马尔克斯、海明威、福克纳等;有的在我们这里不著名,但在国外很有影响,像略萨、石黑一雄等;当然也有十足的“冷门”,比如2016年颁给美国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就让人大跌眼镜。怎么说呢,其实颁奖与文学创作完全是两回事,创作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颁奖则基本上是一种娱乐。我们就把诺奖当作每年一度的游戏好了,玩游戏的人时常想改变一下花样,一来不让自己疲劳,二来更多地吸引公众视线。但一不小心,诺奖个别评委将这个游戏玩成了“性游戏”,所以去年这个奖就停了,今年据说要颁两个。这些变化都很好玩,但它绝不是文学的一部分,而只是游戏和娱乐的一部分。

75

您说的“差距”很大程度是主观上的。这里面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赔率本身是一些文学机构炮制出来的,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没有必然性。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9月9号,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希望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卡达莱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获奖。为什么呢?我读他们比较多,我喜欢、认同他们的作品。但不能说,他们就是最好的,就是必须获奖的,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比如昨天获奖的两位,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我就读得很少,但他们很有名气,不仅在欧洲,在中国也很有影响,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第三种是与媒体炒作的差距。这个就更正常了。说句老实话,时下,我们关心诺奖赔率比关心文学要多得多。残雪写了三十多年,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这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澎湃辛闻的胜利,是资讯的胜利。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你得到的收获会要……我不“剧透”了,呵呵。
关于澎湃辛闻 在澎湃辛闻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辛闻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辛闻辛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