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辛闻

设计师朱赢椿:我们走太快了,以至于都发现不了脚下的生命

澎湃辛闻辛闻记者 罗昕

2019-08-28 08:08 来源:澎湃辛闻辛闻澎湃辛闻

字号
一本美丽的书,封面、字体、纸质、色彩都会“说话”。
自本月起,上海朵云书院旗舰店推出“纸上风景——朵云装帧聚场”,每月邀请一位装帧设计师,带读者了解书籍装帧背后的故事。8月24日,“世界最美的书”设计师朱赢椿做客首场活动,带来一场名为“自然有趣,设计有情”的分享。
朱赢椿的作品多次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 “中国最美的书”。他策划设计的图书《不裁》被评为2007年“世界最美的书”,2008年《蚁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最美图书制作特别奖”。2017年,作品《虫子书》获得“世界最美的书”银奖。
但朱赢椿真正花在设计与装帧上的时间并不多。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分给了喝茶、种菜、发呆、观察各种小虫子。也是这样看似无用的时光,让他创作出《蚁呓》《蜗牛慢吞吞》等广受欢迎的作品。
《虫子书》
在日常中寻找美的画面
在陌生人那,朱赢椿或许是一个“怪人”。他小时候幻想自己骑着螳螂、蜘蛛在小伙伴中大摇大摆,长大后就用画笔给虫子们做了时装发布会;他养的虫子“小黑”不见了,他就在校园里贴了个《寻虫启示》;他发现一只苍蝇撞窗户死了,号召朋友圈里200人给这只苍蝇写挽联,还立了一个“苍蝇之墓”……
朱赢椿的《寻虫启示》
“我的工作室变成了自然故事的诞生地,我变成了假装探险的植物学家,我设计的许多书也在讲述人与自然的关系。”
比如,绘本《蚁呓》源于朱赢椿偶遇到一位指挥儿子捣蚂蚁的妈妈。“这位妈妈说想给孩子练胆。可我一看那小蚂蚁颤抖不止,非常可怜。”
朱赢椿感慨:“人类低头看地,会看到小小的蚂蚁。但我们现在从上海中心往下看,下面的人也和蚂蚁一样。如果我们人类的上空也有另一种庞然大物,随时可以一脚轻易踩死我们的同类,是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于是他设计了《蚁呓》:封面没有文字,只有五只蚂蚁。书里则是人们平时“看不到”的蚂蚁世界,小蚂蚁或在乐谱里,或在人脚下,或在玩硬币。这本书曾获得2007年度“中国最美的书”,2008年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最美图书制作特别奖”。
《蚁呓》里是人们平时“看不到”的蚂蚁世界
绘本《蜗牛慢吞吞》的设计灵感则来自他收养的一只蜗牛。“雨天漫步校园,会发现路边有很多被踩死的蜗牛。我们的脚步太快了,以至于都发现不了脚下的生命。”朱赢椿说,“我们可以慢一点,在日常中邂逅美的画面。比如小水洼里会有什么风景?因为我们习惯仰视或平视,所以觉得特别平常。但如果俯身蹲下来看,你会发现变化。如果你再趴下来,眼前的世界一下变大了,你会看到意想不到的‘风景’。”
《蜗牛慢吞吞》
《蜗牛慢吞吞》的设计灵感则来自朱赢椿收养的一只蜗牛。
在朱赢椿的随园书坊内,一个写着大大的“慢”字路标。
虫子也是天然艺术家
在工作室边上半亩地,朱赢椿种上了很多油菜,也因此引来了许多虫子。“这里每天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对虫子们的观察与思考催生了朱赢椿的图文作品集《虫子旁》。他发现,虫子和人一样,也有着惊心动魄的生活:蚂蚁被一根落下的枯枝砸断了腰肢;烟管蜗牛想在夏日午后睡上一个美美的午觉却未能如愿;千足虫卡在路缝里,即使有一千条腿也无济于事……
“这个世界最不怕虫子的是孩子,最怕虫子的是大人,大人看到毛毛虫会吓一跳,然后躲得远远的,或者一脚上去把它踩扁,孩子一般不这样,为什么呢,他们没有被污染,他们很本真,他们看待虫子的态度和我们不一样。”在朱赢椿看来,虫子有生命,有灵魂,也有同伴和兄弟姐妹,“那么这时候你可能会生出一种慈悲心来,你不会上去一个指头就把它碾死。”
而且,虫子在他眼中还是天然的艺术家。蜗牛、蚯蚓、椿象等虫子们行走过的痕迹,旁人视若无睹,但朱赢椿越看越觉得神奇。他收集虫子们在叶子上啃咬或纸张上爬行后留下的痕迹,经过处理形成一幅幅形态各异的“作品”,并且整理出上万个虫子的字符,用以编排成《虫子书》。
这本书获得了2017“世界最美的书”银奖,据说评委会一开始以为那只是一本少数民族语言书,后来才知道了其中的“文字”奥秘——那是大自然留下的“墨宝”。如今《虫子书》也被大英图书馆收藏。
“看《虫子书》是需要有想象力的,这本书的意义还在于开放。”让朱赢椿欣慰的是,虽然不少大人吐槽这本“天书”完全看不懂,但依然有很多孩子喜欢它,还给出了特别丰富的解读。
“当然,书是了解自然的渠道,但最重要的还是真正走向自然。我希望越来越多人能从自然的书走向大自然。”
对虫子们的观察与思考催生了朱赢椿的摄影作品集《虫子旁》。
朱赢椿收集虫子们在叶子上啃咬或纸张上爬行后留下的痕迹,经过处理形成一幅幅形态各异的“作品”,并且整理出上万个虫子的字符,用以编排成《虫子书》。
今天的我们需要好奇、耐心与爱心
说到想象力,又不得不提到朱赢椿的《便形鸟》。
《便形鸟》
这本书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他一次被鸟粪砸中的经历。他将鸟粪外形描出来,想象哪里是头哪里是脚,再进行上色。于是,他的笔下诞生了第一只奇形怪状、独一无二的“便形鸟”。
喜欢开玩笑的他还根据这一只“便形鸟”做了一个模型,结果在朋友圈里“骗”到了许多人,也让很多小孩子以为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一只鸟。
“我只好跟他们说,它虽然是鸟粪,可是它的来源可不是鸟粪,它来自外太空的便形鸟星球。这个星球上的便形鸟特别想看看外星鸟,于是就到了地球上。可是当它们到地球后才发现地球上的人和动物对鸟没那么友好,所以它们很害怕,从天而降摔到地上后,变成了鸟粪。”
怎样让鸟粪“变回”便形鸟?朱赢椿说:“第一是好奇心。但有好奇心还不行,第二要有耐心,要观察它的样子,想象它,把它画出来。画出来还不行,它还要你有爱心。我们注入三个力量,绘出来的便形鸟就会重返便形鸟星球。”
也因此,朱赢椿踏上了“寻找与复活”便形鸟的旅程。他也因此一度被人以为是“神经病患者”,因为不管在哪,他总拿着一张纸和笔对着鸟粪画画。他见到鸟粪就像见到非常珍爱的礼物一样,最后画了300多只,给它们都取了名字,编成一本《便形鸟》。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徐亦嘉
澎湃辛闻辛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辛闻辛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朱赢椿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澎湃辛闻

澎湃辛闻辛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辛闻 在澎湃辛闻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辛闻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辛闻辛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