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辛闻

地球的一半︱这可能是挽救衰退生态的最后机会

澎湃辛闻Günter Mitlacher

2019-08-27 18:20 来源:澎湃辛闻辛闻

字号
8月27日,地球生物圈的守护方案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开始起草。
来自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以及NGO的专家及代表,构成的不限成员工作组(Open-ended Working Group OEWG),开始起草《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Post 2020 Global Biodiversity Framework》(后简称“后2020框架”)。它将包括2020年之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希望达到的具体目标、达到方法、资金来源等等对生物多样性保护至关重要的核心议题。
这是OEWG的第一次会议,也标志着“后2020框架”的制定工作,正式启动。第二次会议将在2020年的2月在中国举行,第三次会议也就是最后一次会议将在2020年7月在哥伦比亚举行。期间还有多次更深入的技术性讨论。经过一年多的全球磋商后,形成较为完整的“后2020框架”草案,在明年一场全球瞩目的大会上,正式提交,供各国代表进行谈判。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起源
这个超重量级大会,就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UNCBD,后简称 CBD)]第15次缔约国大会(The 15th Conference of Parties COP15),而它将于2020年10月,在中国昆明举行。
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联合国目前共有193个会员国、2个观察员国)的10,000多位政要、代表、专家们将齐聚春城,进行一场为期两周,高强度的谈判,并有望达成一个人与自然共荣的新方案。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UNCBD)于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里约热内卢峰会上通过。现有缔约方196个,主权国家中,仅美国目前没有缔约。
1992年,在里约峰会中提出的《21世纪议程》大框架下,与CBD一同通过的还有《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UNFCCC)和《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UNCCD),他们都是具有全球法律约束力的多边环境协议,被合称为里约三公约。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经过六、七、八十年代的大发展,大家开始意识到人类的活动已经对星球的健康、人类未来长久持续的发展产生了影响,我们必须要为全球议题做些什么。
包括气候变化的威胁、生物多样性丧失等这些全球议题涉及到全人类的福祉,又无法仅仅通过单个国家,或者每个国家自己出方案来解决。达成全球公约,这是让各国对全球形势负责的唯一途径。里约三公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达成的,并且在当时,科学界已经认识到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之间的相互联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关注的重心在改变,公约也经历了发展和起伏,如UNFCCC在哥本哈根的大挫败和2015年取得如《巴黎协定》这样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人类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努力为生物多样性提供了良好的范例,比如,在碳排放方面,全球已经开始形成一个复杂而完备的数据系统,但生物多样性的确更加难以测量,毕竟植物和动物是活着并且变化的它们更难监控,当然这并不能成为数据不足的理由。
如今,气候变化的议题已经获得世界性的关注,但是与气候变化同样重要,并且现状更令人忧心的生物多样性议题,以及《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却因种种原因,至今没有获得与它重要性相当的关注。
有说法认为CBD太宽泛了,它需要关注生态系统、物种、基因三个层面,需要关注导致生物多样性衰退的几个主要驱动力,所以需要关注农业、林业、渔业、基建、海洋,需要关注经济因素,如补贴、国际贸易等,还需关注健康、妇女、民族地区等等种种方面。
是的,CBD的议题的确非常宽泛,但对于整体生物圈,对于生物多样性这个巨大又复杂的命题本身而言,CBD是唯一的全球公约,也是我们唯一谈论整体解决方案的平台了,纵然它的谈判和实施有非常多的困难,但各缔约方有义务合作。
何谓生物多样性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生物多样性的内涵。我们可以粗略将地球从外向内分成大气圈、生物圈、岩石圈,这三个圈层是人类所有文明存在的基础。可以认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是针对大气圈的保护,《生物多样性公约》是关于生物圈的保护,而正是生物圈的存在和它丰沛的生物多样性决定了我们这颗星球的可贵,更提供了人类生存与繁荣的可能性。
按照尺度的从大到小,生物多样性可以分为:生态系统的多样性、物种的多样性和基因的多样性三个层次。
1.生态系统的多样性指的是地球有森林、海洋、淡水、沙漠、草原等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每个生态系统中都有它自己独特的运行规律,对这颗星球起到自己的作用,森林涵养水土、淡水将生命和养分输送到陆地、海洋吸收CO2净化污染……它们环环相扣、为地球带来稳定的生态系统,也为气候的稳定贡献力量。
2.将尺度从星球缩小到个体层面,则有了物种的多样性,如大熊猫、东北虎、雪豹、江豚、金丝猴等等。这是我们所熟知的,肉眼可见的尺度。大家常听说看见的各种动植物保护,就是在这个层面上。各种不同生态系统产生了独特的生物,而他们之间的食物网和复杂的依存关系,维持了每个生态系统的稳定。当前,物种多样性丧失的速度是正常速度的几十到数百倍,很多科学家认为,我们现在正处在自导致恐龙灭绝的第5次物种大灭绝以来的第6次物种大灭绝。
3.将尺度再次缩小到分子层面,是基因的多样性,也就是同一个物种下,不同的基因表现形式。我们养育的从哈士奇、边牧到吉娃娃的各种犬类;我们喝解百纳、赤霞珠、黑皮诺等不同葡萄酒,就是基因多样性的体现。而人类和大多生物物种中不提倡近亲繁殖,也是为了丰富基因多样性。而基因多样性,可以让这个物种面对疾病、灾害、环境变化等因素时,更有抵抗力。
在生物多样性的所有3个层面上:多样性,就是稳定性,多样性,就是繁盛的基石。
根据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5月发布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报告》显示,近几十年内,全球800万种动植物物种中,将近100万种物种濒临灭绝。目前物种灭绝的速度是近千万年来平均速度的几十到几百倍,是地球生态红线标准的十倍以上,并且,这个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不止是IPBES报告,如CITES报告、WWF的地球生命力报告、IPCC的气候变化与土地报告等显示的现状比人们想象的还糟糕,这表明我们很多自欺欺人的想法,是错误的。
生物多样性的衰退,是无可辩驳的科学事实,而物种的灭绝、生命的消失、乃至生态系统的衰退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再不挽救,也许我们就要无可挽救。最近,生物多样性的议题比20年前更具澎湃辛闻吸引力,正是因为在太多国家和地区,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正面临严峻的形势,并且已经开始影响我们的生计——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缔约方大会与爱知目标
这就是为什么,2020昆明的CBD 第15次缔约方大会(COP15)如此重要。
在各种国际公约体系中,如遇有需要长期执行,按期回顾进展的,通常会定期举行缔约方大会,即所有签署公约的国家、地区和实体都会派出代表共同参加会议,检查当期成果,反思问题,探讨下一步方案,并且在有必要时,进一步签订具有全球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CBD的COP每2年举办一次,2010年在日本爱知县举办的COP10为划时代的一次大会,产生了著名的 “爱知目标”。
这是一个10年规划,它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方案,满怀希望地拟出了五大战略二十个目标,详尽规划了在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时间里,避免生物圈进一步衰退的一系列指标。当然,它有可能太过于激进了,当时大家就都知道有些目标即使放在人们意识和重视程度都有很大提升的今天,也是很难实现的。
例如,停止对于生物多样性有损害的补贴。在爱知的10年内,我们是无法改变这个复杂的经济体系。比如欧洲的农业补贴,我们奋斗了30年,试图去改变它的机制,不是说不要补贴,或者简单的反补贴,而是反对现行补贴制度的实施方式,努力想要改变它,使它向有益于生物多样性的方面前进。这会遇到不同利益团体、商业、制度上各种挑战,难度可想而知,所以说在那个时候,这个目标过于雄心勃勃了。
爱知目标成功的方面,比如17%的保护区,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很有野心的目标,但很可能会实现,而且就保护区面积而言,我们已经接近目标了。在陆地上,在海洋上,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保护区进行了大量的努力,为什么呢?因为参与CBD的部门是环境部。他们有支持保护区的法律手段和财政手段。很明显,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但实施的路径和方式是可见的。
还有其他的目标,如规避物种或外来物种,实现可持续农业,实施起来会非常困难,你会面对很多法律问题、土地问题、跨部门协调问题及其他各种挑战。因此,当然很容易看到许多目标没有实现,但也有很多进展和讨论。这是我们不应该低估的。
CBD的顶层条款是由各国政府商定的,那么当落实到国内层面,如何才能实现这些跨越不同领域的目标。我会说这是爱知目标隐藏的挑战。
是的,2020马上就要来到了,我们没有实现爱知目标。但认为爱知目标就是失败了,这是对爱知错误的看法。
昆明2020
2020年将在昆明举行的CBD COP15,承载着人类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保持生态系统稳定,守护地球繁茂、人类繁荣的使命。各国将吸取“爱知目标”“巴黎协定”等的经验和教训,在CBD这个关于生物多样性唯一的全球平台上,协商签署《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为其后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制定新的路线图。
对于昆明后2020框架的讨论,在我看来,有三个问题将会是争论的核心::
1.未来10年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具体指标如何,涵盖范围的尺度等等。这就是现在OEWG正在草拟的框架的一部分。
2.关于资金的激烈讨论。发展中国家将根据CBD第20条要求发达国家为实施战略提供支持。特别是非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当然也有不少亚洲国家。
3.DNA数字序列的问题。现在已经有很多关于基因序列的讨论,它是否应该被包含在名古屋议定书中。
我个人认为这三个主题将是2020的讨论上各国交锋的重点。中国将如何在众多国家和不同诉求之间做到平衡,这是对外交智慧的一个重大考验。
全世界都在期待,2020年的昆明能成为2015的巴黎,在大气圈的保护上有了“巴黎协定“之后,人类能在生物圈上达成“昆明方案”。如果2020年在昆明我们不能制定出一套人与自然共荣的新方案,并从法理和执行力上使196个缔约方严格遵守,人类再也没有另外一个10年可以浪费。
这很可能是我们挽救衰退生态的最后机会。
[本文编写自对Günter Mitlacher的采访。Günter Mitlache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WWF)德国生物多样性政策总监,参与《生物多样性公约》谈判十数年。文章由马晓娴编译]
责任编辑:吴英燕
澎湃辛闻辛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辛闻辛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生物多样性,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爱知目标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澎湃辛闻辛闻

澎湃辛闻澎湃辛闻辛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辛闻 在澎湃辛闻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辛闻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辛闻辛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